一秒记住17笔中文【 WWW.17BZW.CN】,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139章父亲

    他身穿用绸子定做的西装,宽宽大大,头戴黑色礼帽,身披大红花,脸上涂抹着一层白粉,嘴唇像擦了血一样的鲜红,而在里屋床上摆着一摞一摞的冥币。

    我爸好似看不出这些东西是纸扎的,目光警惕,质问刘思淼和王虎,怎么不打招呼就进来了,说完就往外轰,还说自己赶时辰结婚。

    显然这是撞邪了,王虎拦着不让走,我爸就急眼了,还挥着拳头动手打人,不过,他哪里是王虎的对手,刚搭上手就被王虎制服,死死摁在地下。这时,外面传来若隐若现的唢呐声,我爸就像疯了一样嗷嗷大叫,王虎用擒拿术锁住我爸的关节,可他宁愿脱臼也要挣脱。

    那天晚上特别吓人,当初由于我家风水的问题,左邻右舍能搬走都搬走了,房子都空着的,可大门口却站着一男一女,俩人十三岁左右,男的穿绿衣服,女的穿花衣服,模样古怪,不仅面无血色,连眼睛也不眨,就直勾勾的站在门口,既不进屋也不离开,好像在等我爸。

    深更半夜的,刘思淼只觉得心里发寒,那种恐惧是一种窒息感,让她忘记该如何呼救,和刘思淼都瞧见那俩人,他们怀疑这是来接我爸走的。

    连续一番缠斗,王虎通过对讲机喊同事,可对讲机就像失灵似的,只传出没信号的‘哗哗’声。

    至于我爸,好像犯了羊角风,怎么拉也拉不住。

    给王虎气的没办法,抡起拳头‘咣咣’两拳,把我爸撂倒了,等他再次看向门口时,俩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王虎又匆匆追赶到了楼下,却发现整个园区都是空荡荡,连人影都没有。

    再次折返回家中,听到刘思淼说起小区门外的马车接亲,王虎并没有注意到,等他风风火火再次去了园区外,只见空荡荡的马路上并没有人影,唯有燃烧着的火堆,一些纸马车牛被大火焚烧,遍地飞舞的纸钱,被风卷起,使四周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感。

    王虎在燃烧中的火堆发现两个纸人,一个绿色一个花色,与刚刚门口所见的怪异男女一模一样。

    我爸当时虽然没有被婚车接走,可事情并没有结束。

    从那天开始,我爸就像变了个人,目光呆滞,神情恍惚,每天除了坐在窗前发呆,什么事儿也不做。他似乎什么都不记得了,连王虎问他的名字,他也答不上来,就像是遭受过某些重大的刺激,一夜之间成了老年痴呆。

    我不在家的这段日子,王虎与刘思淼跑前跑后,还带着我爸去检查,到了医院折腾好几次,什么毛病也没有。

    甚至是王虎负责我爸的饮食起居,家里原本布置的灵堂都是王虎帮忙恢复的。

    听刘思淼讲完这些天的经历,我问她,后来又去酿酒厂了吗?

    刘思淼点点头:“去了,我和王虎一起去的,到地方发现酿酒厂已经停了,那栋小洋楼也是荒废的,周围野草乱生,真是白日撞见鬼了。我也去了村里打听,可没人听过这位陈茉莉,回家以后我甚至去找心理医生咨询,好几天才缓过劲儿来。”

    听她讲完,我心里有了大概的猜测。

    刘思淼见我不语,就问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我问她,有没有听过冥婚?

    “你是说死人结婚?”刘思淼吞咽口唾沫,有些惊恐道:“我滴天啊,看来我真是撞鬼了。”

    我没有否认,那天晚上,她和王虎的确碰到不干净的东西。

    也幸亏当时是王虎与刘思淼在一起,毕竟,王虎以前当过兵,而且我还怀疑他是童男,否则不可能追出去以后什么事儿都没发生。

    冥婚也叫阴婚,早在汉朝以前就有了,不过,这种事在历史上就一直备受诟病,古书《周礼》上就曾写到“禁迁葬与嫁殇者。”

    旧时人们普遍迷信于所谓的坟地“风水”,以为出现一座孤坟,会影响家宅后代的昌盛。当时有些“风水家”为了多挣几个钱,多竭力怂恿搞这种冥婚。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风水禁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7笔中文只为原作者张少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少龙并收藏风水禁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