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17笔中文【 WWW.17BZW.CN】,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江春和的心里面,起初是有一点失落,但是很快就不难受了,毕竟她可是公主,骄傲的公主怎么会孤独呢?

    身边那么多朋友,男生女生唯她独尊,也不缺那一个哥哥。

    小孩子玩性大,没用多长时间,江春和就把沈潮生抛到脑后去了。

    ……

    时间过得很快。

    泞城下了一场白花花的大雪。

    瑞雪兆丰年,12月24日到来,江北渊和江清池于昨天过了生日,一个35岁,一个7岁了。

    光阴荏苒,一年的时间,不知不觉又这么飞快地过去了。

    “这边这边,哎哎哎哎呀,输了!”

    此时此刻客厅的沙发上,江清池正搂着江景明打游戏呢。

    他7岁的大孩子了,想教4岁的弟弟尽早接触游戏这个版块,不过分吧?

    奈何江景明不喜欢打游戏,他就是喜欢安安静静呆着,画画或者玩魔方、拆玩具,他就很开心了。

    “哥哥放开我。”

    “我不,你今天必须给我赢了这局贪吃蛇!不然不准走!”

    江景明仰起小脸,看了看墙上的挂钟,“爸爸让哥哥玩一个小时的游戏,已经超时了。”

    “那又怎么样?”

    江清池不以为意,从小就敢篡父权了。

    “他现在不在家,我们不要管他!”

    “可是……”

    “哎呀不要可是了!”

    江清池拍了拍弟弟的小脸,捏着他的下巴,语重心长:

    “三儿,我是你哥哥呀,你以后要依靠的也是我,而不是爸爸,而且爸爸也不会让你依靠的,他只会疼妈妈,所以你现在必须要跟我搞好关系。”

    江三儿:“……”

    江清池的话还没说完呢:

    “你动动你爱因斯坦的大脑好好想想,以后,我,江清池,就是小江总,他,江北渊,就是老江总。”

    “……哦。”

    江景明憋着笑,“爸爸现在就在哥哥身后。”

    切?

    怎么可能!

    爸爸才刚出去五分钟好吧!

    江清池不屑地回头,下一秒伴随着尖叫的一嗓子,吓得手机都掉地上了。

    站在其身后的男人双臂还着,长身玉立,英挺的眉一挑。

    “老江总?嗯?江清池?”

    “嘿嘿嘿……爸爸不是和干爹聚会去了嘛?”

    “聚会取消了。”

    江北渊弯腰把地上的手机捡起来,当着江清池的面,给他卸载了游戏,又干脆利索关了机。

    “没收,以后你再也不许碰手机。”

    “爸爸——!!!”

    叫爸爸也没用,江北渊不搭理他。

    他进了卧室,没有看到言念,皱了皱眉,又去了江春和的房间。

    看到言念在抱着孩子。

    “江老师,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不聚会了?”

    “嗯。”江北渊靠在门边端详言念。

    言念抬手将额前的头发拢到耳后。

    “我刚准备给孩子做饭呢,这样你回来了正好,我就不做了哈。”

    “做饭?”

    江北渊似笑非笑,哼了声。

    “江太太真辛苦呢,在家里也要穿着长筒靴抱孩子。”

    言念:“……”

    江北渊就这般直勾勾瞧着她,看她耳朵红了,她一撒谎就喜欢东张西望,右眼睛朝上瞄。

    这个习惯很多年了,一直没有改变。

    “爸爸,妈妈没有出门哦,妈妈也没有想出门哦。”

    江春和说着,抬手摸了摸鼻尖。

    言念不想让孩子说谎,叹了口气,举双手做投降状,“好吧我承认,刚刚我是想出门的,丁宝怡约我出去做SPA。”

    “你跟我过来。”

    江北渊率先进了卧室。

    言念紧随其后,把卧室的门关上,上前去讨好床头板着脸的男人。

    凑过去亲了亲他的脸,他的唇线紧绷着,脸色并未缓和。

    言念抱住他的脖子,坐在他的大腿上。

    “我错了我错了,我不出门了。”

    怕她滑下去,江北渊揽住了她的腰,宽厚掌心上下摩挲着她的后背。

    他注视着近在咫尺的女人,墨黑的发很柔顺,她的刘海早就长了,被她别到了两边去,露出了那双水汪汪的杏仁眼,自带雾气清灵,直勾勾地瞧着他。

    她的脸很白,皮肤很细腻,小巧的樱桃嘴巴,微微嘟起来的时候饱满。

    江北渊看着就皱了眉。

    “你怎么了?”言念的手覆上他拧起来的眉心。

    “在想江太太怎么没有变化,还是很漂亮。”

    “我今年都29了啊。”

    言念嘴上说着,眼底却有掩饰不住的欢喜。

    她喜欢听江北渊夸她,特别是不经意间的一句,就像不期而遇的惊喜一样。

    他沉沉嗯了一声,另只手揉着她小巧的下巴。

    “亲我。”

    “哎喂大白天的……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亲我。”他不依不饶。

    言念自知理亏,闭上眼睛凑过去。

    江北渊很被动,直到言念松开他的唇。

    “好啦,还生气吗?我发誓,我是让女人给我做SPA,绝对不是小鲜肉!”

    “不然你还想找个小鲜肉?”江北渊嘴角一抽。

    “小鲜肉哪有你帅啊?哪有你能力好啊?”

    “我老了吗?”江北渊问。

    “你才35,老什么了?”

    言念扒拉着江北渊的头发,然后又捏捏他的脸。

    “你没有白头发,也没有皱纹,仅仅就是从去年的34变成35了,一年的时间又改变不了什么啊!”

    “我要是哪天忽然老了,你不准嫌弃我。”

    “哈哈哈我的江老师!”

    言念搂紧了江北渊,同情地拍了拍他的后背。

    “你瞎想什么呢,等你老了,我也就老了,到时候咱俩互相嫌弃呗,吵吵闹闹这辈子也就这么过去了。”

    吵吵闹闹,就是一辈子了。

    “我爱你。”

    言念:“……”

    想当年这三个字,以前让他说,他怎么都不说。

    生了孩子之后,倒是隔几天就一句我爱你,还是特别自然的脱口而出。

    搞得言念已经没啥感觉了,纤细的手指抚摸着他的下巴。

    “你有点胡茬,我给你刮胡子,好不好?”

    “嗯。”

    言念进了盥洗室,拿了剃须刀,重新坐在江北渊腿上,给他刮胡茬。

    青色的胡茬很短,硬硬的,这么碰上去,有点扎手,但是阳光这般照在身上,非常温暖。

    言念动作很认真,也很小心翼翼,生怕给他刮出血。

    江北渊忽然笑了一下。

    “笑什么?”

    “没事。”

    “那你现在别笑了,要是我手一滑,你喉咙就没了我跟你讲。”

    “嗯,不笑了。”

    江北渊握着她另一只手,放在掌心把玩着。

    前几天,他和江国腾见了一面。

    江国腾想要再婚,这次娶的女人是身边的保姆,和他的年纪差不多大,性格很憨厚很朴实,懂得照顾人。

    江北渊问江国腾,爱她吗。

    “我都这一大把岁数了,还谈什么爱?凑合过就行了,总归有个人照顾我是好的,不然一个人孤独地老去,是很痛苦的,你懂我的感受吧?”

    江北渊没有说话。

    对他而言,孤独地死去并不痛苦,痛苦的是,没有言念陪在身边,他总想着她比他小好几岁,这样以后她活得能长一点。

    可人和人是不一样的。

    他的爱情,并不代表所有人。

    不算这次这个保姆,江国腾也是结过两次婚的人,裴金玲死了,他还有半辈子的时间,后半辈子一个人过的话,的确难熬。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江医生的心头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7笔中文只为原作者孤灯欲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灯欲眠并收藏江医生的心头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