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17笔中文【 WWW.17BZW.CN】,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看到方越的那一瞬,方棠只感觉脑海钝钝的痛了起来。

    被强制封锁的记忆一股脑的要冲出来一般,短短几分钟的时间,方棠已然是面色苍白,额头上更是冷汗淋漓。

    “小棠,你不用担心大少。”贺景元一直在观察方棠的反应,此刻见她神色痛苦不由低声提醒道:“记得我们之前讨论的吗?你只是将记忆封锁了,只要你冲突枷锁就会恢复过来。”

    方棠点了点头,努力压抑着痛苦,她并不是因为外伤导致的记忆缺失,而是大脑机能的自我保护。

    按照贺景元的诊断和推测,当初被方越囚禁之后,方棠担心自己承受不住折磨最后吐露出金色元气的秘密,所以她的大脑封锁了所有的记忆,这样一来不管遭受多少严刑拷打,方棠都不会泄露任何秘密。

    而如今,方棠想要恢复记忆只要解除这层解锁就可以了,而方越的出现就是这个契机。

    和方越对峙的蒋韶搴忽然回头看了一眼方棠,深邃的凤眸里透着让人安心的温暖。

    这一瞬间,方棠勾起嘴角露出一丝笑来,示意蒋韶搴不用担心自己。

    方越冰冷阴寒的目光从方棠身上掠过,最后又落到了蒋韶搴身上,“听闻蒋大少是武道天才,不如切磋一下?”

    随着方越话音的落下,山田-杏子和他身后四个手下随之退到了两旁,只是几人看向蒋韶搴的目光充满了不屑和鄙夷。

    蒋韶搴没有开口而是大步走向了门外,既然要动手自然要选择疏阔开朗的庭院。

    方越随之走了出去,而他的四个手下也迈步跟了过去。

    “方小姐,人贵有自知之明,蒋大少可惜了。”山田-杏子柔声开口,语调里透着几分惋惜,似乎已经看到蒋韶搴横尸当场的画面。

    “是吗?”方棠一记冷眼扫过,却是没有理会眼含恶意的山田-杏子,跟随众人也走了出去。

    而此刻,蒋老爷等人包括蒋德勋也纷纷走了出来站在门廊下看着庭院里的蒋韶搴和方越。

    “爷爷,你说蒋大少有几分胜算?”欧阳伦声音压的很低,也就站在他身边的欧阳老爷子能听到。

    “静观其变。”欧阳老爷子一扫以往和蔼可亲的模样,此时肃穆着满是皱纹的老脸,双手不由自主的攥紧了几分,上京七大家族欧阳家是第一个投诚的,欧阳老爷子虽然知道蒋韶搴必败,但看着庭院里气势冷峻肃杀的蒋韶搴,莫名的感觉到几分不安。

    庭院里里树枝上的积雪被风刮了下来,而就在此时,蒋韶搴和方越同时动手了,身影快到极致之下,好似两道黑色的光影激烈的缠斗在一起。

    战斗带来的威压让回廊下的众人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好几步,即使如此,那实质化的杀气依旧让人胆战心惊。

    这一瞬,众人清楚的意识到了自己的渺小和卑微,手握权势又如何,在绝对的武力面前依旧是随时能被捏死的蝼蚁。

    好强!观战的蒋睿泽和明禹面色一凛,眼瞳紧缩了几分,两人对望一眼,脸上不由自主的流露出几分苦涩和自嘲,他们知道蒋韶搴很强,但心里依旧有些不服气,但此刻两人才知道上京双骄的称号不过是个笑话。

    这是?方棠神色倏地一变,震惊的看着元气大涨的方越,那呼啸而来的威压让方棠猛地攥紧了双拳。

    蒋韶搴被逼退了数米远,脚步站定的看向杀气四溢的方越,沉声开口:“元武期!”

    “好眼力!”方越周身气势大涨,眼中杀气更甚,话音落下的同时右脚点地,瞬间如同利箭一般向着蒋韶搴杀了过去,招式狠厉直取要害之处。

    眼瞅着方越双拳直奔蒋韶搴胸口和腰侧而去时,蒋韶搴却是站在原地未动,直到方越凶猛的一拳就要击中他胸口时,蒋韶搴突然抬手截获住方越的拳头,右手臂则挡下他攻击腹部的左拳。

    时间像是静止了一般,而突然的,随着蒋韶搴周身气势暴涨,原以为必胜的方越面色陡然突变,像是被无形的力量击中了一般,身体突然间倒飞了出去。

    砰一声!后背重重撞到了庭院的树干上,积雪和落叶扑朔落下,方越稳住身体,猛地擦去嘴角血迹,“这不可能!”

    门廊下众人这才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那一瞬间,他们以为蒋韶搴必死无疑,却没想到蒋韶搴只是后退了几步,但方越却倒飞出去甚至吐血了。

    即使知道蒋韶搴不会输,但看到他占据上风了,方棠这才发现掌心里都是冷汗,紧张之下,她甚至忘记了头部的抽痛。

    山田-杏子震惊后猛地回过神来,随即快步走上前去,急切不安的开口:“家主,您没事吧?”

    挥开山田-杏子的手,方越压下翻滚的血气走上前来,看向蒋韶搴的目光多了几分慎重,“你竟然突破到了元武期,是我轻敌了!”

    元武期!明家主眼神微变,虽然早有猜测,但此时依旧被蒋韶搴的修为震惊了。

    蒋德勋则是面色复杂又恼火的瞪着蒋韶搴,难怪从不将自己这个父亲放在眼里,原来是有恃无恐!

    想到此,蒋德勋不由怨愤的看了一眼老神在在的蒋老爷子,如果不是老爷子瞒着,自己和这个逆子的关系又怎么会变成这样!

    “爷爷,这怎么可能?”相对于明禹、袁致修、蒋睿泽这些同辈人的敬佩,欧阳伦年轻的脸庞嫉恨的扭曲着,眼中的不甘都压抑不住,为什么偏偏是蒋韶搴!

    身为欧阳家的继承人,欧阳伦自然知道欧阳家的底蕴,他们家族也供养着武道高手,可修为最强的也只是先天后期,而且只有一人。

    这位供奉高手是从古武界来的,因为丹田受损,这才离开古武界来到俗世,欧阳家也是花了大代价才将人留在了欧阳家。

    欧阳伦装孙子一般捧着这位先天后期的高手,比对欧阳老爷子这个亲爷爷还要孝顺,就是因为欧阳家式微,只能靠武道高手镇压那些牛鬼神蛇。

    欧阳伦也从对方口中听到不少古武界的消息,先天中期的高手在俗世已经可以雄霸一方了,先天后期则完全可以称王称霸。

    但因为古武界和俗世的约定,从古武界出来的武道高手不可以轻易动手,否则古武界的稽查队会直接进行绞杀。

    但规定只针对普通的武道高手,若是欧阳家有一个元武期高手,欧阳伦视线死死的盯着蒋韶搴,隐匿住眼底的杀机,蒋大少这样的高手必须死,否则上京哪里还有欧阳家的立足之地!

    “蒋大少,你的确很强。”翻滚的血气已经被压了下来,方越倨傲的看向蒋韶搴,并不将他的修为放在眼里,“可惜双拳难敌四手,蒋大少,你真要鱼死网破吗?”

    跟随方越而来的四个手下随即走上前来,释放出武道高手的威压,却都是先天后期的高手,四道杀气交织在一起呼啸而来,似乎要将蒋韶搴给吞没。

    “这是要打群架吗?”嘲讽声响起,封掣冷笑着一挥手,庭院里倏地跃出几道身影来,同样气势全开,正是蒋家的精锐。

    八人里有四人已经突破到先天后期,余下四人则是中期巅峰,人数上完胜方越这边。

    宽敞开阔的庭院之中双方对峙着,可以感知的杀气让人呼吸都困难了,血战似乎一触即发。

    蒋韶搴一手握住了方棠的手,释放的元气好似薄膜一般将方棠聚集起的元气瞬间包裹起来,低沉的嗓音同时响起,“不用担心。”

    已经做好战斗准备的方棠迟疑了瞬间后点了点头,金色元气悉数回到丹田之中。

    原来这就是蒋家的底蕴!欧阳老爷子神色又凝重了三分,蒋家不愧是世家之首,如果蒋韶搴存了剿灭其他家族的心思,这些武道高手就是最可怕的杀器利刃!

    方越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欧阳老爷子,蒋韶搴暴露的底牌越多,其他家族越是忌惮蒋家,局面对自己越是有利!

    “还要动手吗?”封掣嘴贱的挑衅,俊朗的脸上笑意璀璨,“啧啧,敢在上京和我们家大少比人数,方家主这是找揍?”

    蒋家精锐出现的同时,暗中负责保护自家家主的武道高手也随即现身。

    明家主身旁就站了两个老者,收敛了气势,但那锐利的目光让人知道两个老者的修为绝对突破到了先天后期。

    明家主不在意的摆摆手,运筹帷幄中透露着淡定和沉稳,今日的局面再危险也在他的掌控之下。

    “小伦,你退到一旁。”欧阳老爷子低声说了一句,站在他身旁的欧阳伦立刻后退到了墙角边,而保护他的两个保镖则护在欧阳伦左右,以防发生危险。

    “蒋家主。”方越低沉冷厉的声音响起,看着蒋德勋身旁的随扈笑了起来,“看来蒋家精锐果真都在蒋大少身旁。”

    蒋德勋脸色难看的变化着,保护他这个家主的随扈虽然都是先天后期,但头发已经花白,修为完全是靠时间堆积出来的。

    对比之下,蒋韶搴手底下的人不管是数量还是质量都压了他这个家主一头!“家主!”山田-杏子摇曳着身姿走上前来,双手将精致的水晶瓶子奉上。

    方越仰起头将瓶中的药液一口喝下,原本还有些苍白的脸色慢慢就恢复了正常。

    这让早知道白色药液功效的众人心头一颤,方越拉拢他们的条件就是白色药液!

    “我们家主愿意给各位提供药液,在回古修界之前则公布药液的方子。”山田-杏子轻柔的声音响起,可惜除了欧阳伦这个小年轻之外,其他人都面色如常,并没有因为她的话而露出贪婪或者期待之色。

    山田-杏子有些的恼火,不过娇美的脸上笑容更盛了几分,柔声继续道:“我们家主只要带走方小姐这个亲妹妹,而蒋大少则继续留在上京。”

    明家主等人神色波澜不动,欧阳老爷子则恨不能立刻将方棠交给方越带走。蒋韶搴太过于强大,死死的压住了同辈人,为了欧阳家的未来,欧阳老爷子自然想要摧毁蒋韶搴,这也是七大家族联合起来架空蒋韶搴,逼迫他放弃总卫队的原因之一。

    原因之二自然是方越提供的白色药液和配方,可以让各个家族培养出更多强大的武者。

    “韶搴,你确定要和我们七大家族为敌,带来不必要的流血和牺牲?”欧阳老爷子缓声开口,态度和善而慈爱,似乎是长者在教导晚辈,“韶搴,你领导总卫队多年,国和小家孰轻孰重相信你比任何人都清楚。”

    蒋韶搴没有回答,而是抬手替方棠整理了一下脖子上的围巾,认真而专注的态度让被无视的欧阳老爷子脸色难看了几分,蒋韶搴这样分明是不将他放在眼里。

    “蒋爷爷,蒋大少最敬重您,不如您来劝劝他?”欧阳伦笑着开口,即使庭院里的气氛紧绷而肃杀,却依旧不影响欧阳伦此刻的好心情。

    从始至终蒋老爷子都保持着沉默,袁老、秦老同样如此,他们并不同意蒋韶搴放弃总卫队。

    可白色药液太过于重要,蒋老爷子三人只能同意,可即使如此他们也不会对蒋韶搴动手。

    半眯着眼看着意气风发的欧阳伦,蒋老爷子声音缓缓响起:“欧阳家小子,你爷爷都没资格和我这样说话,韶搴是我孙子,我今天徇私一次你欧阳家又能如何?”

    蒋德勋这个家主名不符实,蒋家的精锐都在蒋韶搴和老爷子手中,逼急了,蒋老爷子一怒之下站到蒋韶搴这边,那局势就棘手了。

    尤其是蒋老爷子一旦反悔,秦老和袁老势必同进退,如此一来,想要兵不血刃的解决蒋韶搴绝对是天方夜谭。

    “小伦,退下!”欧阳老爷子警告的看了一眼面色青白难堪的欧阳伦,随即陪着笑道歉:“蒋老哥,小伦太年轻不知道分寸,您多包涵。”

    哼!蒋老爷子冷哼一声没开口。

    为了总卫队和白色药液,别说口头道歉了,蒋老爷子只要开口,欧阳伦估计会被欧阳老爷子逼着下跪道歉,只不过以蒋老爷子的身份和地位,他是懒得和欧阳伦一个小辈计较。

    有了刚刚这一出,庭院里的众人都没有开口,也没有人敢逼迫蒋韶搴,就连蒋德勋也沉默着,毕竟大势已去,蒋韶搴已经没有退路了,他只能屈服!而此刻,湖心岛宅邸外围战火更是一触即燃。

    方越只带了几人进入庭院,但他这些年来培养出的手下已经将宅邸围困起来,人数足足有数百人。

    当然,潜伏在四周的蒋家精锐也悉数尽出,双方只等着动手的信号。

    而几乎在同时,其他家族带过来的高手同样也聚集在宅邸四周,不远不近的观察着对峙的双方。

    目测一下整个湖心岛至少聚集着四五百的武道高手,各个家族的精锐悉数尽出。

    “这是我的诚意。”方越一挥手,只见庭院外一个手下快步走了进来,打开了银色手提箱。

    嗬!庭院里的众人定睛一看,却见手提箱里整齐摆放着二十支药液。

    “各位可以先感受一下药液的功效。”山田-杏子睨了一眼方棠,随后拿出药液向着众人走了过去。

    欧阳老爷子点了点头,守护在他身旁的老者走上前来接过两支药液,自己喝了一瓶,另一瓶则是递给了欧阳伦身旁的随扈。

    随着药液在体内流转,丹田里的元气像是被激活了一般,瞬间沸腾起来,强大的药力让两人脸上都露出满意之色。

    或许是欧阳家开头了,剩下的药液瞬间被瓜分完了,唯独蒋韶搴这边的八人不曾动手,自然也感觉不到那药液强大的功效。

    “韶搴,没必要做无所谓的牺牲。”欧阳老爷子缓缓开口,神色里透着几分无奈,但和白色药液比起来,方棠就显得无足轻重。

    卓家主对蒋老爷子直截了当道:“老爷子,方家主只需要带走方棠。”

    至于蒋大少,哼,只要废了修为,自然不可能追去古修界。

    而且方越也会离开,对各个家族而言不但拥有了白色药液,还少了方越和蒋韶搴两个强敌,百利而无一害。

    “不必多言,动手吧!”蒋德勋冷声给出了决断,从最开始方越派山田家族的和各个家族谈合作的时候,蒋德勋决定放弃蒋韶搴和方棠了。

    这一句话好似信号一般,庭院里的众人没有动手,但宅邸之外却已经展开了厮杀。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寒风中夹杂着血腥味,湖心岛的宅邸大,所以听不到外面的厮杀声,但在场的人都清楚外面的厮杀是多么的惨烈。

    当庭院外有杂乱的脚步声传来,蒋韶搴不动声色的握住了方棠的手,两人对望一眼,看似面无表情的冷漠,但眼底却流转着彼此都明白的缱绻温情。

    “家主,蒋家精锐悉数被歼!”带头的中年男人阴狠狠的看了一眼蒋韶搴,杀红眼了,周身的血气和杀机似乎都实质化了。

    方越神色冷淡的点了点头,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虽然他这边也是损失惨重,可只要能带走方棠,再多的牺牲也值得。

    总卫队已经被七大家族分割了,蒋韶搴掌控的蒋家精锐死的死、伤的伤,蒋韶搴在众人眼里就是被拔掉了利齿的老虎,修为再高也不足为惧。

    而随着男人的到来,又陆陆续续来了十多个人,身上都带着伤,收敛了杀气向着各家家主走了过去,低声汇报着战况。

    “什么?”相对于方越的淡定和山田-杏子的得意,欧阳老爷子垮着脸,眼神阴狠的骇人,迸发出嗜血的凶光,“你再说一遍!”

    “堂哥,我们伤亡人数超过……”说话的老者也是武者,只是修为一般,和欧阳老爷子是堂兄弟,一直负责培养训练欧阳家的精锐。

    厮杀结束后,蒋韶搴这边几乎是全军覆没,但欧阳家同样损失惨重,虽然人数还没有统计,可死伤超过七成,欧阳家这一次是元气大伤。

    一旁欧阳伦急切的问道:“那其他家族呢?难道就我们欧阳家死亡最多?”

    欧阳老爷子混浊的老眼里透着寒光,阴沉沉的扫了一眼四周。

    七大家族里袁家、秦家保持中立,剩余五家和方越联手对付蒋韶搴,如果只有欧阳家死亡最多,欧阳老爷子不得不怀疑这其中是不是有阴谋。

    “不仅仅是我们,蒋家主那边也差不多如此,不过都是些低修为的武者。”欧阳震何尝不心痛,死的可都是欧阳家这么多年来花大力气培养出来的精锐力量,伤的是欧阳家的根基。

    不过一想到方越会提供一千支白色药液,最后还会交出药液的方子,欧阳震满是皱纹的老脸这才舒缓下来,有了药液就可以培养出更多的精锐力量。

    “蒋家主?”欧阳伦不屑的嗤了一声,蒋家的精锐力量都掌握在蒋韶搴手里,剩下的一半人在蒋老爷子手里,蒋德勋只掌握了一小部分,而且这些人修为也不怎么样,根本无法和欧阳家的精锐相提并论。

    其他几家也有伤亡,不过都在意料之中。

    “蒋大少,束手就擒吧!”方越再次开口,冷眼看着站在蒋韶搴身旁的几个手下,也是仅存的几人。

    蒋家精锐悉数死亡,总卫队已经被七大家族分割,蒋韶搴已经没有山穷水尽了。

    “蒋韶搴!”蒋德勋厉声一喝,仇恨的目光盯着蒋韶搴,“你还要蒋家死多少人才甘心?”

    蒋老爷子一直袖手旁观,死伤的都是蒋德勋的人,耗损的都是他这个家主的实力,蒋德勋越想越怒,经过这一次之后,明家只怕要越过蒋家成为世家之首了!

    “韶搴,你带着方棠还能逃走吗?还是说你还想做无畏的牺牲?”欧阳老爷子附和了一句,同情的目光看向封掣常锋等人。

    被剪除了羽翼,蒋韶搴也就剩下身边这些人,或许外面还有一些残余势力,可这些残兵对比七大家族不过是蚍蜉撼树。

    “等药液送过来,三天后,我希望各位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在我回古修界之前,我会将药液的方子交给各位。”方越没有再逼迫,毕竟蒋韶搴大势已去,不足为惧!

    入夜,湖心岛灯火明亮,方棠和蒋韶搴几人所在的主院被严密看守着,而其他人则进了客院休息。

    “明家主,袁家、秦家保存了实力,日后我们几家都要倚靠明家主了。”欧阳老爷子朗声一笑,看得出心情极好。

    虽然袁家、秦家没动手没伤亡,但根据之前的约定,这两家只能分到一百支药液,比起明家欧阳几家的一千支的数量,可谓少之又少。

    而有了一千支药液,到时候再结合方子,几家必定能重新制造出药液,日后会培养出更多的精锐力量,再者几家联合起来,袁秦两家不足为惧。

    明家主温雅一笑的点了点头,“老爷子放心,也许前几年会有些艰难,不过总卫队已经被分割了,蒋家不足为惧!”

    围坐在明家主身旁的几人相视一笑,这一次他们可谓都是大赢家。

    而另一边客院,蒋德勋脸色却是难看,啪一声将茶杯重重的摔在桌子上,仇恨的目光迁怒的盯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在豪门修文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7笔中文只为原作者吕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吕颜并收藏我在豪门修文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