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17笔中文【 WWW.17BZW.CN】,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月嘟嘟看到斗篷男子时吓愣了很长时间,以为自己看错揉了几次眼睛,但怎么揉斗篷男子都还在。

    “天懿叔叔——”月嘟嘟从殿内张开手臂朝斗篷男子冲去,笑的天真烂漫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嘟嘟长这么大了。”天懿叔叔笑的爽朗,和以前那样将月嘟嘟抱住,眼里满是宠溺。

    “天懿叔叔嘟嘟好想你~~我还以为你永久睡觉觉了~~你现在是睡醒了么?”月嘟嘟和小时候一样勾着天懿叔叔的脖子尽情的撒娇。

    凡逐愈见月嘟嘟如此开心并没有阻止这种没有非分之想的接触。

    “叔叔本来是要永久睡的,不过叔叔可是遵天道的巫师,有天道回轮的地方就叔叔就有机会出现,嘟嘟终于参透了叔叔教你的秘诀,不错不错。”

    “嘟嘟聪明的~~”

    “那当然,我家嘟嘟是最聪明的。”

    “嘟嘟什么时候变成你的了?”两人聊的正开心之际,一名白衣蹁跹的女子正慢步走来,她也朝月嘟嘟张开怀抱,月嘟嘟跳落地面飞奔的跑过去,一头栽在女子的怀里,甜甜的唤道:“母母~~”

    “听见嘟嘟叫我什么了吗?天懿。”女子抱着月嘟嘟朝天懿叔叔示以得意的微笑,“嘟嘟是我家的。”

    两人较劲之际一直默不作声的凡逐愈朝月嘟嘟张开怀抱,宠溺的唤道:“嘟嘟过来。”

    月嘟嘟转身飞奔的跑向凡逐愈一把载进他的怀里。

    此举像是在向两人证明月嘟嘟的归属,惹得两人都皱起眉头。

    “真是女大不中留。”女子和天懿叔叔异口同声的埋汰,随后相视一笑,互相问候。

    “月上尊,好久不见。”

    “天懿,好久不见。”

    “你来得太晚了,我都轮回了一回,我回去过,冥归改的不错,看来这次外出你收获不小。”

    “不晚,因为我也轮回了一次,第二次才来到这里。”

    “月上尊越来越成熟了。”

    “再怎么成熟也是本王的王妃!”两人寒暄之际,一抹高大修长的紫墨色身影出现在白衣女子身后,光明正大的抱着她,跟天懿叔叔说话的态度以及眼神都带着莫名的敌意。

    月嘟嘟自从上次被阎帝气到之后伤心了很长时间,月云公子是她的母母,他本来就应该是她的父父,但是他却不同意,天懿叔叔对月嘟嘟而言更重要,见阎帝对天懿叔叔不友好她立即上前帮忙。

    “天懿叔叔,这是嘟嘟以前跟你说过的月,嘟嘟是个言而有信的人,所有月给你~~”月嘟嘟拉着女子的手上前兑现承诺。

    那一刻,风云变色,阎司的脸色黑成墨汁,他回头剜了凡逐愈一眼示意他管管月嘟嘟,凡逐愈假装没看到,拿起一本成亲秘籍认真翻阅。

    “哈哈哈哈——原来嘟嘟之前说的月是指月上尊啊,这个好,月上尊的话叔叔一定会好好考虑。”天懿叔叔笑的十分开心,被月嘟嘟的她贴心暖了一把。

    “天懿叔叔,月给你。”月嘟嘟牵着女子的手递给天懿叔叔,给的十分慷慨。

    天懿叔叔看了一下阎帝的脸色,笑意难掩,故意提高音量,“那就谢谢嘟嘟的美意,叔叔收下了。”

    “咔——”

    天懿叔叔话音刚落,阎帝眸光一暗,天懿叔叔和月嘟嘟中间突然开出一道裂痕,然后越开越大,他们的距离也越来越远,天懿叔叔识趣的点到为止。

    凡逐愈静悄悄的过来将月嘟嘟带到一边一同研究成亲的事。

    这时有三名高大的男子走了过来,他们一个个都俊美不凡,美颜盛世,风姿绰约。

    其中两个见到月嘟嘟都使劲宠溺,只有煌罗心情低落,他对月嘟嘟可以说是一见钟情,匆匆一别难以忘怀,好不容易再次见面却被他母尊告知他们有了一个妹妹,还被告知妹妹即将成亲。

    刚刚萌芽的小情苗就这样“无情”的被打压,有苦也难言。

    之后臻王府全家也赶到,臻王一来就霸占月嘟嘟,一边跑一边举高高,笑的像个大孩子。

    臻王妃他们在一旁看着,其乐融融。

    很快白家的人也陆续来到愈天谷,岚烟带了一名褐衣男子和鬃师,容岫则带着容蓉前来,白七爷带着残雪医者和特翡兽医,愈天谷一下子热闹了许多。

    不远处有一名拿着弓箭的女子和一名清丽的女子正急匆匆的走来,清丽女子走几步就嫌弃身后那个嗜血之名远扬的嗜罗王爷,“死家伙走快一点,就让你搬着点贺礼还慢慢吞吞的,要是赶不上我可不饶你。”

    嗜罗王爷两手拖着数十件沉重的贺礼走了好几里路没被累死已经万幸,不过对于赵兰尘的嫌弃他不敢反驳一句。

    前不久他去嗜猎之森下令诛杀那几个杀害他爱猫的部落,塔利蛮一人奋战,赵兰尘赶来阻止还很凶的抓了他几下,态度跟他爱猫平时对他一样嚣张,很快便认出赵兰尘是谁。

    最后他的军队撤离嗜猎之森,塔利蛮因拯救了部落而被大家视为英雄,在塔籁部落里已经有了非凡的地位,经历一番艰辛后她终于获得她想要的东西,只是少了某个小家伙的陪伴,她也时常孤独的坐在森林里。

    不过那次事件后她跟赵兰尘也有了深厚的友谊,她又多了一个朋友,两人经常往来,这次前来参加月嘟嘟的成亲大典也是一起结伴同行。

    赵兰尘直直的往前走,远远的就看见一名让她心动不已的男子,那男子的成熟稳重是从骨子里散出来,二十出头,银翼面具给人一种神秘感,那种感觉很难形容,总之一见到她心就会难以控制的怦怦跳,他身上仿佛带着一种无形的吸引力,让人容易瞬间沦陷。

    “这位公子,怎么称呼啊?成亲了没有啊”赵兰尘挪着小碎步过去,娇滴滴的卷着手袖问阎帝,眼里泛着冒着爱慕之心,闪闪发亮。

    赵兰尘的直白引来无数异样的眼神,嗜罗的脸色更是黑到极致,急忙上前阻拦,“尘尘不要乱说话。”

    “哎呀,你走开,别碍事,公子尊姓大名啊?怎么称呼?”赵兰尘推开嗜罗,丝毫不掩饰发自内心的爱慕之意。

    阎帝扫了赵兰尘一眼,平静的回道:“称本王父尊。”

    “父尊?公子的名字这么霸气的啊,不过也挺好的,跟你的气质很搭……。”赵兰尘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还很开心的找话题,不过她见月嘟嘟歪着脑袋看她很快意识到不对劲。

    这时嗜罗很恭敬的唤阎帝父尊,赵兰尘才反应过来。

    “他是你爹啊?他这么年轻,骗我的吧!这要逆天啊!”赵兰尘吓得不轻,阎帝不过二十出头,非常年轻,她想不通怎么生出嗜罗这么大的儿子,不过嗜罗却很严肃的点头,他对谁都是不可一世的模样,唯独在阎帝面前乖的像儿子,她不得不接受这个逆天的事实。

    这边的小乌龙很快被欢声笑语化解,赵兰尘羞的不敢面对嗜罗一家只好去月嘟嘟那边躲一躲。

    月嘟嘟一直望着远处,像是在等待什么。

    她打败残擎鄂和净化修罗的残魂后隐藏的阵法圈在凡仙殿附近出现,被困的数万人都重获自由,凡逐愈让慕执事先将人留在西庭,等他们愿意化解以前的仇恨才真正放他们自由。

    一开始他们的恨意还是很深,痛恨武者害他们被困那么久,都想着去武者的地盘闹一闹,凡逐愈和月嘟嘟去过西庭几次才将他们的仇恨淡化,之后恢复自由的人也越来越多。

    月嘟嘟兑现了诺言,心伤修复之后就帮凡淳禾他们找药材,最后救醒了冰室里的那些人,前异士尊主和凡淳禾的兄弟姐妹都醒了过来,前异士尊主没有再继位,而是将凡仙殿传给二皇主然后带着一条冰蟒离开凡仙殿,去向不明。

    二皇主继位后将凡仙殿大清洗,四大执事也都受到了应有的报应,其他不忠的执事也全都被处置,凡仙殿恢复了以往的威严庄重。

    那次战乱之后,仿佛时间多个阴暗角落都被冲洗,争权夺谋告一段落,各地出现一片繁荣的景象。

    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出现了普天同庆的情况。

    总之很多人都抛去了恶念杂念过的很开心。

    “嘟嘟你看什么呢?”赵兰尘伸手在月嘟嘟面前晃了晃,好奇的和她看同一个方向。

    月嘟嘟笑着摇头,眼里泛起轻柔的波澜。

    片刻之后,有一名倾国倾城的女子一边啃着鸡腿一边走来,她身后有个俊秀的男子抱着一个小木桶,里面装的全是吃的东西。

    “雅雅还要鸡腿吗?这里还有。”凡淳禾殷勤的将木桶送到冬雅面前,让她随意挑选里面的东西,不过冬雅现在并无心吃东西,她将骨头交给凡淳禾后擦干净手提着裙摆往前跑,边跑边喊。

    “公子——公子——”她在人群中穿梭,欲寻找一名白衣公子,她和白衣女子擦肩而过,却没有视线的交流。

    她跑了好一会都没找到月云公子,一头雾水,“奇怪,嘟嘟明明说公子也在的,怎么见不到人呢?莫非还没来?”

    凡淳禾跑来献木桶,拿了一个鸡腿给冬雅,“雅雅别管你家公子了,他在你自然会看的见,先吃点鸡腿补补体力。”

    “真是奇怪……。”冬雅一边吃鸡腿一边寻思行踪神秘的自家公子。

    之后浩帝以及四国的部分皇室也赶到,鲁老三等月嘟嘟认识的人也都陆续赶到,愈天谷变得非常热闹。

    其中一个话题更是将气氛推上了至高点。

    那就是谁来坐高堂的问题。

    理论上月嘟嘟是月云“公子”养育的女儿,她和阎帝是月嘟嘟最根源的父母,不过凡逐愈和阎帝是挚友关系,他接受不了拜阎帝这样的事情。

    阎帝和凡逐愈一直都是平起平坐,现在的关系弄得那么乱,他倒是奇迹的乐了,他走到凡逐愈面前,唇角微勾,有意挑事,“逐愈,以后本王可就是你的父尊,要是叫不出口,你可以用这里的叫法,叫爹!”

    凡逐愈脸色骤变,上一秒还温润的眸子瞬间变作冰瞳,周身散着刺骨的寒气,“龙!你可别太过分,不然本尊可不介意真跟你打一架。”

    阎帝大气的拂袖,“输了叫爹?”

    凡逐愈沉了脸,银袖拂出浓郁的银色烟雾将两人转移,然后天雷滚滚,风卷云涌,打斗声震耳欲聋。

    他们两人以前为了将假翻脸演到底隔三差五就会打一架,众人早已见怪不怪,谁也没去想这次是真的打,谁让月嘟嘟备受瞩目,就谁坐高堂的问题已经闹得不可开交。

    “嘟嘟,你以前说过你出嫁时要让叔叔坐高堂,可还记得?”天懿叔叔将月嘟嘟带到众人中间询问她的意见,他本来就不是这里的人他可不管这里的规矩,他只知道月嘟嘟出嫁必须由他来见证。

    月嘟嘟一向很诚实也记得自己许下的诺言,“嗯嗯~~嘟嘟记得~~”

    “这哪行啊?不行不行!高堂必须由父母来做,本王可是嘟嘟的父王,我和紫儿坐才合适,你们都别争。”臻王顿时有意见,月嘟嘟对他而言而是心头上的宝贝闺女,他作为父王当然要坐高堂。

    月云公子更有意见,“嘟嘟可是由我养育而成,我是她母尊,于情于理都应该让我和阎司坐那个位置。”

    “月上尊,你这是什么意思?要以养育时间长短来定?”天懿叔叔揪出重点,暗暗自信,他算了一下他带月嘟嘟的时间,确信谁也比不过他。

    臻王这下更有意见,因为他自知他跟月嘟嘟相处的时间不长,不过他对坐高堂有着深深的执念,“去去去!感情的事哪能用时间来衡量,我跟嘟嘟父女情深,你们谁都别跟我抢!”

    天懿叔叔回以微笑,“这可没办法,毕竟我们都想坐那个位置,就用养育嘟嘟的时间来定好了,月上尊说说你在这里跟嘟嘟接触的时间。”

    月云公子自信一笑,准备说出一个碾压众人的时常,不过天懿叔叔却很快提醒她,“月上尊可不要将另一个地方的时间算进去,毕竟嘟嘟是在这里成亲,你在这里什么时候遇到嘟嘟就从那个时候开始算,这样才公平公正。”

    月云公子顿时语噎,她在另一个地方从小将月嘟嘟养大,但是在这里只接触一年多的时间,算下来她很吃亏,臻王的脸色更加不好,他跟月嘟嘟相识到现在的时间也不长。

    “想必你们的时间最多就一年多吧,我可不同,我有五年多,所以高堂之位理应由我来坐。”天懿叔叔笑的自信飞扬,准备敲定然后布置成亲大典。

    “以养育时间长短定坐高堂,有趣。”一道仙音般的声音从上空飘来,紧接着一名雪衣蹁跹的绝世美男出现在众人眼帘。

    他举着画伞,漫步走来,美似画中出来的仙子。

    沧樰陛下走到月嘟嘟身旁,优雅的将她从天懿叔叔怀里带到自己怀里,温雅而又强势的发话,“本君从嘟嘟出生养到她七八岁,其中艰苦本君想你们都能体会,既然以时间长短定高堂之位,那本尊就却之不恭了。”

    沧樰陛下温雅的笑了笑,得意之色,溢于言表,看得众人眉梢狂颤,势在必得的天懿叔叔被这么一截杀,气得想要将沧樰陛下给甩走,可惜月嘟嘟看着,他只能憋着一股怨气默默的看着。

    众人都没有为难月嘟嘟让她做选择,最后还是根据养育时长定高堂之位,沧樰陛下以七年零五个月的时间胜出。

    凡逐愈和阎帝打到天昏地暗都没有分出胜负,回来时她们已经开始张罗成亲大典。

    在场的很多人都已成亲,有过经验,愈天谷被布置的红红火火。

    月云公子和臻王妃一同给月嘟嘟梳妆,臻王则给凡逐愈梳妆。

    其他人给愈天谷各个角落都挂上喜庆的红色,众多小家伙们的身上都挂着红色的花球,绕着大殿不停的跳着万兽欢舞。

    阎帝用特殊的方法将普通动物和守护者以及特殊动物区分开,据说乱战之后阎帝将恶人轮回弄到普通动物身上,前世作恶下一世毕竟成为任人宰割的普通动物。

    前不久四国帝君和千奇镜六大域主都出了一个规定,各国子民只可食用抓捕身上带黑线的动物,守护者以及特殊动物有非凡的地位。

    那日之后,人和动物之间的隔阂彻底打破,世人都知道了守护者的存在,怀着敬畏之心供奉,双手和谐相处,开创了人与动物友好搭档的欢乐世界。

    均崖携贺礼前来,动用水家秘术调动了愈天湖的湖水,将其化为无数蜿蜒的水柱,弄出一个水色小世界,小家伙们被卷入水柱顺流乱窜,惊叫声不断,玩的十分畅快。

    火家五中主火焕洛也前来祝贺,不久前火家家主又来讨说话,月嘟嘟去火家亲自看望焕洛,最后在凡逐愈的帮助下弄清事情的真相。

    原来是火焕洛修炼之时分心才导致他被反噬,凡逐愈修复了火焕洛的反噬,火焕洛也知道了凡逐愈的秘密,但谁都没有说破,和火家的过节也就此解开。

    火焕洛见均崖大显身手也毫不示弱,他开展出可随意控制的火焰将愈天谷所有山峦都点上不会燃烧的火光,火光映着大红装饰,将整个愈天谷都照的红红火火。

    木家也有人前来道贺,木奚涟和一只高冷雪狐!

    他一出现愈天谷的上空就多了许多悬浮的流木,他站在流木上潇洒自在的在愈天谷飞窜,那些流木听他指挥在殿门前并成一排成长桥,许多想要体验飞行的人都站在木奚涟的身后,众人飞的欢快。

    金家也有人来,一那是名身材高大健硕的男子,他身穿黑色软甲,护肩漆黑,上渡幽美的淡金色符纹,护手甲也是黑色,且以淡金色包边,霸气中带点温雅。

    男子的容颜冷峻,轮廓俊美到毫无死角,他的头发是淡金色,无冠无束,额角垂下两条柔顺的发丝。

    他的眼睛细长,眼型揉合多种风情,温柔冷傲可随意切换,他的眼神凛冽桀骜,浑身散发着淡淡冷傲气息,眉心处的黑色纹路,给他添加了野性魅力。

    他牵着一名女子的手漫步走来,那女子穿着华丽的白色长裙,束以水蓝色腰带,头上披着一件薄薄的白纱,白纱里绣着盛开的六月雪,女子黑色长发及腰,容颜姣好,白如凝脂,眉不描而黛,唇不点而朱。

    男子秘术一开,以损耗三成功力为代价为月嘟嘟锻造了一个巨大的金球。

    那金球跟小屋子那般大,放在在屋顶上位愈天谷的黑夜带来不灭的光芒。

    “金球——!”正在梳妆的月嘟嘟看见金球缓缓上升兴奋的冲出房间,什么也顾不上追着金球往屋顶上跑,金球落定时她整个人都贴在金球上。

    这种金球蕴着琉璃之光,闪亮炫目,让人爱不释手。

    月云公子和臻王妃无论怎么劝都无法让月嘟嘟回去梳妆,她们只好将东西搬到屋顶。

    “谢谢菲尔——”月嘟嘟朝远处的一男一女招手,笑的无比开心,菲尔和弘女也笑着向月嘟嘟道贺。

    “想不到这么热闹。”就在大家以为人都到齐之时,天空突然飘下鹅毛大雪,一名美似雪仙的男子领着一群美到亮瞎眼的男子前来祝贺。

    他们一到什么都没做却让在场的无数人都惊声尖叫,尤其是女子。

    赵兰尘推开嗜罗想脱缰的野马那样冲上前问候那些绝色美男,这些男子虽然带着面纱但一个比一个还有冲击里,他们的俊颜像是一种武器能轻易将人的弄得神志不清神魂颠倒。

    紧接着一群女子以及雌性小家伙都冲向土家,木奚涟的风头被碾压,其他家族的仰慕者也都被土家给勾走,五大家人气最高的非土家莫属。

    这也是其他四大家族最不爽土家的其中一个原因,这简直就是作弊!

    “每次有土家的人,想成功的事都难成功。”火焕洛在均崖旁边说道。

    “空有皮囊。”均崖不屑的数落。

    “你还真敢说。”火焕洛指向土家那边,打趣的笑道:“不过皮囊有时候也有很大的用处,你看连你的小家伙都被勾过去了。”

    均崖闻言下意识的摸自己的脖子,没有摸到他家馥馥,一望过去才发现经常跟他形影不离的馥馥已经挂在土家某个美男的脖子上。

    均崖脸色一沉快步过去将馥馥给拎走。

    这时候,女子的惊叫声爱慕声将气氛点燃,愈天谷遍地都充满了欢声笑语。

    不久最后,换上喜服的凡逐愈出现在众人面前。

    大红喜服上锈银色的天棕花花纹,银丝滚边,腰间束着一条镶着金球的腰带,修身的喜服将他那修长的身材衬托的更加完美,衣摆处有到银色的符纹,大气而幽美,银白色长靴挂着镶着小金球,浑身上下都吸引月嘟嘟的眼球。

    众人还是第一次看见凡逐愈的真容,被土家美男吸引走的女子全都跑到最前面去瞻仰,凡逐愈的美跟土家那种勾魂的美不同,他是治愈的美,能美到天地万物被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尊主太暖之呆萌甜妻闹翻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7笔中文只为原作者逍遥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逍遥独并收藏尊主太暖之呆萌甜妻闹翻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