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17笔中文【 WWW.17BZW.CN】,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十年后。

    “哥哥!哥哥!”

    少女清脆悦耳的声音由远及近,秦飞扬合上手中的奏折,抬起头来。

    一抹红影飞跑进来,眨眼功夫到了跟前,手臂一撑,稳稳地坐到了龙案上,侧着身子,一手背在身后,笑颜如花:“哥哥,有礼物要送给你,猜猜是什么?”

    秦清樾,大盛国唯一的公主,上月刚及笄。她眉眼随了秦玥,娇俏不失英气,巴掌大的小脸儿,五官精致,顾盼神飞,因为常年习武,身材高挑挺拔。

    对上宝贝妹妹亮晶晶的眸子,不苟言笑的秦飞扬嘴角忍不住翘起一个清浅的弧度,薄唇轻启,声音温润清朗:“妹妹,我可以选择拒绝吗?”

    作为同年同月同日生的龙凤胎,秦飞扬太了解这个古灵精怪的妹妹。从小到大,秦清樾送给他的礼物,十次中大概有五六次都是恶作剧,精美的礼盒里面放着让秦飞扬寒毛直竖的虫子,这都是常规操作了。尤其是不年不节的时候,秦清樾突如其来的关心,总是让秦飞扬心生戒备。

    秦飞扬话落,秦清樾把背在身后的一个木盒子亮出来,放在秦飞扬面前,笑容灿烂:“拒绝无效!哥哥你快打开看!一定会喜欢的!”

    紫檀木的盒子,雕刻着古朴的花纹,只这盒子就价值不菲,秦飞扬想起,这似乎是上月林凡在秦清樾及笄时,给她送的发簪用的盒子。

    不过再漂亮的盒子,是宝贝妹妹送的,在秦飞扬看来,就莫名多了几分未知的暗黑。

    “妹妹,我在忙,晚点得空再看,你去玩儿吧。”秦飞扬一本正经地拿起刚刚已批阅完的奏折,选择忽视那个盒子。

    “哎呀哥哥!看把你吓得!我发誓,这里面绝对绝对绝对不是虫子!不然我就把它吃下去!装在盒子里只是为了让你打开的时候有惊喜嘛,你都当皇帝了,不要胆子这么小好不好?”秦清樾举手发誓。

    秦飞扬忍不住吐槽:“你又不是没吃过虫子。”

    秦清羽笑着摇头:“我吃的那是可以吃的,娘都吃了,而且真的很好吃。快点儿啦!”

    秦飞扬神色无奈,放下手中的奏折,身体微微后倾,骨节分明的手指拨开盒子上的锁扣,打开的时候,已做好了闭眼的准备。

    结果,看了一眼,秦飞扬愣住了。

    盒子里面的确并不是虫子,也不是任何像虫子的东西,而是一块儿五彩斑斓的石头,不大,形状圆润流畅,纹路清晰,让秦飞扬想起前年外出看到的春日生机盎然的梯田。

    “哥哥,喜欢吗?”秦清樾笑着问,“这是恭贺哥哥登基的礼物,我好不容易才找来的。”

    秦飞扬拿起那块石头,触手清凉,他微笑点头:“喜欢,谢谢妹妹。”

    “真是的,哥哥你是不是以为我又送你虫子啊?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我都及笄了,不会那么幼稚。”秦清樾说。

    “是,及笄了,可以嫁人了。”秦飞扬笑着说,“凡哥哥等你这么久,你们打算何时成亲?他这两日应该就回来了。”

    “哥哥你都没成亲,我怎么可以越过你去?”秦清樾摇头,话落从龙案上跳下去,潇洒地摆摆手,脚步轻快地跑了出去。

    秦飞扬看着秦清樾头上戴的分明是林凡送她的发簪,笑了笑,觉得林凡和秦清樾应该好事将近了。至于他,暂时没考虑过成亲的事,等二十及冠之后再说吧。

    秦玥即位后,大盛国百姓安居乐业,天下天平。秦玥早在秦飞扬四岁的时候就开玩笑说要把皇位传给他,自己带着姚瑶玩儿去,当着全家人的面提过一次,被家里的长辈严肃告诫,若他在秦飞扬成年之前传位,就跟他断绝关系,将他逐出家门。

    于是,过去这十年,秦玥没再提过,他好好地当着皇帝,做该做的事,每年会找至少三个月的时间去不同的地方“微服私访”,其实大家都知道,是带着姚瑶出去玩儿,不过总体来说,他这个皇帝做得已经可以打满分了,看大盛国在他统治之下上上下下平安喜乐的局面就知道。

    上月秦清樾十五岁及笄,秦飞扬也十五岁了,虽然未到及冠之年,不过就在兄妹俩生辰那日,秦玥颁下了传位诏书,美其名曰这是送给秦飞扬的生辰礼,颇有几分这皇位终于坐够了,多等一天都不愿的迫不及待。

    当然,温兆筠秦谡李郎中秦非白姚大江等一众长辈,对此依旧不认同,因为在他们眼里,秦飞扬优秀是优秀,但还是个孩子,秦玥年纪轻轻,不能把什么都扔给儿子!

    但秦玥这回铁了心,完全不给长辈们批斗他的机会。等秦清樾及笄礼完成,他颁下诏书,带着姚瑶不辞而别,又不知道去了哪里,自然也没有归期。

    因此,在十五岁生辰当日,秦飞扬成了大盛国新皇。

    比起长辈们的激动和无条件的维护,秦飞扬自己倒是觉得,还好吧,没什么,在他六岁、七岁、八岁、九岁、十岁、十一岁、十二岁、十三岁、十四岁生辰的时候,每一年,他都怀疑过他家老爹会把皇位扔给他然后溜之大吉。

    没想到他家老爹真的等到他十五岁才传位,秦飞扬觉得已经很难得了。从中完全可以体会到他家老爹对他深沉的爱,不过一点儿都不感动,早习惯了。

    秦飞扬预计,下次他家那对神仙眷侣且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爹娘再出现,大概就是秦清樾成亲的时候了。

    春末夏初,草长莺飞。

    从御书房出来,秦清樾出宫,骑马回京城姚家。

    进门的时候,管家六伯告诉秦清樾,说林将军来了。

    林将军,早已不再是林松屾,因为他也撂挑子不干,带着夫人温雨薇和一儿一女过上了游山玩水的悠闲生活。如今大盛国的大将军,是清源侯世子,林松屾的侄儿林凡。

    秦清樾到主院去,宋氏手中拿着一把小铲子,正在侍弄院子里种的月季花,旁边石桌旁,姚大江和林凡爷俩正在对弈。林凡今日一早才回到京城,到林家打声招呼就过来了。

    秦清樾目光从林凡背影上扫过,笑着走到宋氏身旁蹲下来:“姥姥,我来帮你!”

    “我给这花松松土,已经快弄好了,不用你,别把裙子弄脏了。你容奶奶送来了你最爱吃的肉松卷,就在桌上呢,快去尝尝。”宋氏笑容慈爱。

    秦清樾起身走过去,在石桌旁坐下,一手捏着白子,正在垂眸思索怎么下的林凡,另外一手将盛着肉松卷的碟子默默地推到了秦清樾面前。

    林凡比秦清樾大十岁,今年已经二十五了。当年姚瑶救下的那个小孩子,早已长成了英气俊朗的男人。林凡容貌像林颂贤,不过比林颂贤还要高一头,身姿挺拔,成熟稳重,自小习武,气质倒更像当年的秦玥。

    秦清樾净了手又回来,捏起一个肉松卷,一边吃一边看着面前的棋局。

    这一局很快就结束了,林凡胜。

    姚大江乐呵呵地说:“凡儿下棋越来越稳了,运筹帷幄。”

    林凡微笑:“跟飞扬对弈练出来的,不过迄今为止,我尚未赢过他一次。”

    “那是,我哥哥最厉害!”秦清樾小脸傲娇地说。

    林凡看秦清樾嘴角沾了一点肉松,拿帕子去给她擦,秦清樾却躲开,转身跑了。

    林凡微叹:“真生气了啊。”

    姚大江笑着摇头:“凡儿你快去哄哄安儿,没事的。”

    “姥爷,那我先过去。”林凡起身,追着秦清樾走了。

    秦清樾到花园里,摘了一朵花,一边走,一边扯了花瓣扔在地上,口中念念有词:“理他……不理他……理他……不理他……”

    最后还剩一片嫩黄的花瓣,听到脚步声靠近,秦清樾转身,伸手把那可怜的小花举到林凡面前,神色认真:“花神说了,我不可以理你!”

    林凡一手拿过秦清樾手中的花,跨步上前,稳稳地将她揽入了怀中,低头在她发顶轻轻一吻,语带笑意:“公主殿下,末将来迟,甘愿受罚。”

    秦清樾靠在林凡怀中,伸手拧了一下他的腰,又皱眉:“拧不动。”

    林凡轻抚了一下秦清樾如瀑的长发,眸中满是宠溺:“我的错。”

    林凡和秦清樾从小就是大家眼里的一对儿,秦清樾最喜欢凡哥哥,林凡最宠安儿妹妹。若是别的女婿,秦玥怕是要好好为难一番,但林凡是他和姚瑶看着长大的,自家孩子,自然放心。

    在林凡及冠那年,他就向姚家提亲,两人顺理成章地定下了亲事,只等秦清樾及笄,这一等又是五年过去了。

    林凡这个年龄还没成亲,已经算是大龄了,不过他这些年心里眼里从来也没看到过别的姑娘,只耐心等着安儿妹妹长大当他的新娘子。

    林凡是三年前正式当上的大将军,这两年东部海域冒出一伙海盗,十分猖獗,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为首那人武功高强,且团伙装备精良,一有点风吹草动就出海跑得远远的,想抓住不太容易。

    当地官府数次出动剿灭,都收效甚微,今年初才呈报京城,秦玥就命林凡率兵走一趟。

    过了年林凡就出发了,临行前跟秦清樾说,等她及笄之前,一定赶回来。当时秦清樾其实很想跟着去,她也是自小习武,武功不弱,但林凡怎么都不肯让她去,家里长辈也拦着,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田园喜嫁之娘子太难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7笔中文只为原作者楚正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正秋并收藏田园喜嫁之娘子太难追最新章节